皇家hj883 > 小说 > 小说假如金庸写的英雄人物和古龙笔下的英雄人物对决,你觉得哪边更强?
小说假如金庸写的英雄人物和古龙笔下的英雄人物对决,你觉得哪边更强?

问题:请说理由。

问题:古龙的作品和金庸的作品有哪些不同?最大的差异是什么?

问:假如金庸写的英雄人物和古龙笔下的英雄人物对决,你觉得哪边更强?

回答:

回答:

小说 1

其实古龙前辈和金庸前辈已经分别在自己的作品中描写过自己了。

古龙作品和金庸作品的差别,我自己回答过三次,这次,本来想自己回答,但刚看了一篇小西洽谈古龙写的《论金庸和古龙的四大区别》,实在是淋漓尽致,只好搬过来,以答问主了,这比我简单大略的回答,要精彩得多。

谢谢邀请,

古龙先生笔下的李寻欢就是他自己真实性格的写照。而金庸先生笔下最符合自己身份的其实是岳不群。这里没有贬低金庸先生的意思,因为岳不群身上具备了所有成功人士的特质。

小说 2

这个话题有秦琼战关公的味道。古龙的新派武侠小说构建了"酒,色,才,气,的爱恨情仇,多以潇洒,飘逸的帅哥为主,引领众多才女,靓女,奇女,展开故事,爱时,情切切,意绵绵,甜蜜缱绻,柔软温存,凭一帅哥为主线,与众女人发生所有故事为"社会"基础,用美人爱英雄,英雄怜美人,组成爱恨情仇的武林,英雄没有赖依生存的,特设的,登峰造极的,令人瞠目结舌的武功,然而,他无与哪路绝顶高手对阵,都是在绝处逢生。《小李飞刀》中的李寻欢与上官金虹的撕杀中,明明是李敌不过上官,可结果是上官金虹败了,被杀了。天机老人的论可以证实,天机老人说,"上官金虹与荆无命联手,天下无敌,即是李寻加郭嵩阳也不行"。从这角度看,无论金庸笔下《神雕侠侣》炼成暗然消魂掌的杨过,还是《倚天屠龙记》修[九阳真径+乾坤大挪移+太极十三式]的张无忌,都不能与[李寻欢]较技,比则必败,在我的笔下就这样编排故事,你待如何?

其实金庸先生的一生都在纠结在名利,世俗,情感当中,而又渴望能超凡脱俗,睥睨天下。当然,在武侠小说的领域,绝对是排在第一位的,也是君临天下了。但是他有着更加巨大的欲望,所以在实现这些欲望的时候一定是需要和传统道德有一定违背的。所以成功者从某个角度看都会有一些虚伪这是一定的,这并不是贬低谁的意思,因为本人虽然不成功,但也自认为是个伪君子。

古人感叹,“人不痴狂枉少年”,我深表同意。于是,在那些青葱岁月里,我读武侠,因为不读武侠的少年,就没有痴狂的理由。

金庸纸端英雄的成长过程,是上天恩赐,奇遇必有奇缘,成就英雄的过程就快意恩仇的过程。

而古龙先生的笔下能够与岳不群比较和相提并论的就是李寻欢的大哥龙啸云。

  十几载在书中浪迹江湖,习惯了在两个人的虚拟世界畅游,一金一古,一大侠一浪子。一直以来,此二人的武侠世界似乎是泾渭分明的,仿佛楚河汉界,金派古派,读书的人一定要表明立场,划清界限。含糊混沌的中间人一定会被砖拍而死,惨不忍睹。

金庸古龙,两个不同的武侠世界就象两座奇峰,无法走进同一个竞技场。

李寻欢是个对朋友亲人只有爱没有恨的人,但是对陌生人,却从不手软,所以是个极端护短的人,但也是嫉恶如仇的。

  而我偏偏是个混沌的人,对二人作品的喜爱一直不分伯仲,如果强行要有个分别,会很痛苦。于是,壮起胆子冒砖拍之险,写一篇金古合派之文,说说二人对相同观念的不同注解。

金庸和古龙的武侠小说陪伴了我整个青春,感情不可谓之不深。两人虽同属新派武侠,但写作风格迥然不同,武功路数也别具一格。

而金庸先生笔下能够稍微和李寻欢有相似点进行关联的人物中,最贴切的应该是乔峰乔帮主。

  一、人物

因为各自武侠人物武功各成一路,相互之间没有交集,很难拿出来一较高低。从个人倾向来说古龙笔下的英雄更胜一筹。

李寻欢和乔峰:对爱人,对亲人可以无限包容,但对敌人,对恶人绝不手软。重情重义,但在大是大非面前不再儿女情长。

  金庸老先生是个传统的人,写小说也是中规中矩,书中的许多人物都是从小写起的,经常是让读者在薄脆的纸页中,注视着一个不谙世事的纯真孩童渐渐成长,历尽艰难困苦,终于顶天立地,成为绝世英雄,侠之大者。一本书读完,仿佛是经历了一场人生,不由得欢喜伤悲,唏嘘感慨。根红苗正的郭靖,孤傲不羁的杨过,还有古灵精怪的韦小宝……都曾经是懵懂顽童,在一支妙笔下慢慢长大,我们目睹了他们的成长,我们和他们一起成长。

金庸笔下的英雄大都从小生活艰辛,历经坎坷,再加上机遇异常,终成绝世神功。譬如郭靖、杨过、张无忌等。

所以个人的观点是:金庸先生更像古龙先生笔下的龙啸云,古龙先生更像金庸笔下的乔峰。

  金庸的人物都是有来历有背景有师承的,而且个个都是尊师重教的好孩子,郭靖和杨过是不用多言的模范生,大理段公子在神仙姐姐的玉像干脆利落地叩首千番,就连惫懒乖张的韦小宝在九难师太面前也不敢造次(虽然他拜师的目的十分的不纯),而令狐冲对岳不群的崇拜敬重则是让人心痛的迂腐。“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名师出高徒,良匠琢美玉,”这样的古老观念是金庸的根深蒂固。

古龙笔下的英雄出场即巅峰,面对困难纵使武功稍逊,但凭借着智慧与毅力,总能化险为夷战胜对手。譬如李寻欢、楚留香、沈浪、陆小凤等。

虽说武功千千万,但胜负之态绝非仅武功强弱可以决定,更需要勇气、智慧外加一点点运气。

以上纯属个人观点,不喜勿喷!

金庸小说和古龙小说写作风格迥然不同。金庸小说英雄人物都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忧国忧民的情怀,英雄的武功修为大小取决内功心法修炼,慈悲之心越强,越能修炼更强更多的绝学,否则对身体的伤害越大,甚至“走火入魔,筋脉而断”的下场。金庸里英雄人物武功最高者都是不用兵器,达到“无招胜有招”,化天地间自然物为削铁如发的兵器,如少年寺的“拈花指”瞬间让树叶飞弹杀人,在《天龙八部》中,扫地僧用眼光打得萧远山和慕容博两大绝顶高手闭血而死,用佛法为他们运功,让他们由死到生的超能武功;而古龙的江湖世界里写的兄弟情义,道义,江湖快意恩仇人生,把美酒,美女,英雄几大元素融入一体大世界,写出正义之人情义之人武功最高,他们武功之高一,杀人如风,迅如闪电,没有招式,讲究一个“快”,毫无让对方反应,一手即得高超手法。如小李探花,从出道以来,身经百战,无不胜出,他武功之高,他飞刀怎么出手,至今在武林中是个迷,无人清楚看到,飞刀就是他的金字招牌,给人无形的威慑,不战而败。两者写的英雄不在同一个江湖世界,不好比较,各有千秋。

既然说的是金庸与古龙,那我们就来一回关公战秦琼!

两人的小说特点,概不累述!

要战就战!

金庸这边,我选战神乔峰,一手普通的太祖长拳打的虎虎生威,独战群雄,毫不手软,端是好汉子!

古龙呢?列无虚发小李飞刀李寻欢,一门三探花,个个赛英雄,文武双全,盖世无双!

且听说书人道来,两位好汉拆招换是战在一起,打了个难分难解,且见乔帮主一招“亢龙有悔”,李探花仗着自己轻功卓绝才险险避过,紧接着,感觉眼前一片掌影…“飞龙在天”,“战龙在野”,寻欢在掌影中来回穿梭,心里明白,自己只有一次出手的机会,必须一击即中!

对面,乔峰心中也在嘀咕,如果给了对方出刀的机会,自己不一定有把握能接的住…

霎时间,双方战八十回合,未分胜负,都有点感慨:“罢了,不愧为成了名的剑客,功夫真是了得”,突然,李寻欢一声爆喝,手中寒芒一闪,震古烁今的飞刀发了出来…

乔峰大喝一声:“来的好”运起少林绝学“擒龙手”隔空向飞刀抓去…

预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

江湖经验古龙笔下主角大都是老江湖,金庸笔下主角老老少少,功力上,其实金庸原著里极少有一掌打的满地暴炸的情况,而是一招一式对打居多,金庸上乘武功降龙十八掌的出名一招亢龙有悔在普通情况下打出的伤害也就是打断一棵粗树干而以,古龙的武功大多只讲快,和如何更快,体能就像纸糊的一样,一下就死,所以两边正常打擂的话金庸胜,两边连隌器火器毒药都用上的话一古龙胜,两边只比剑古龙胜,两边穿甲持兵器近战五五开,各人的想法,一家之言。

回答:

  古龙是一个反传统的人,颠覆和创新,是他执着前行的方向。他笔下的人物,没有童年没有来历没有背景没有师傅,即使有,也只是在某一章的某一页,好似不经意地写上简约的一两笔,剩下的,就由读者自己去联想分析了。

金庸像古龙笔下的百晓生,自以为啥都知道,热衷于给江湖人士排座次,这样好像显得比江湖人士境界高。其实他并没有真正理解顶尖高手的感觉,所以天机老人输给上官金虹,李寻欢赢了上官金虹。后辈的荆无命阿飞都被他遗漏了。

  那些神秘的人儿从古龙的书中走出,出场便是谁与争锋的独一无二,让万人仰慕叹服,绝世无匹的武功,孤高无尘的气度,俊朗的眉目,洒脱的笑容,举手投足,扬眉开口,皆是摄人心魄的魅力。即便已隔多年,不用翻书,闭上眼,就可以看见李寻欢海水一般的眼眸,沈浪唇边满不在乎的潇洒微笑,还有楚香帅摸鼻子的招牌动作……

古龙像金庸笔下的莫大先生,有自己的绝活,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也没让别人难受,可是就是有人看他不爽,整天想置他于死地。

  “无招胜有招”是古龙的独创,他要写的武功无所谓招式,而是一种意境;他说高手对决时,致胜的不是招式,而是气势。于是我们看到了古式的武功,看到了李寻欢例不虚发的飞刀,楚留香几乎可以化鹤而去的玄妙轻功,陆小凤什么都能挟住的灵犀指,西门吹雪剑上一滴缓缓吹落的殷红血珠……

回答:

  古式的武功不及金式的实在,很模糊,但是很美,很有韵味,像诗,像音乐,像夕阳沉落天际时绝艳的光芒。

金庸像古龙小说《大旗英雄传》里的铁血公子铁中棠,个性沉著冷静、坚毅果决。

  那些书中那些曾让我痴迷不已的男子,如风一般的神秘,不着痕迹,他们没有过去,似乎也没有将来,只有现在,最完美的现在。他们在最完美的时候讲着他们最完美的故事,我们是忠实的听众,常常,我们正听得浮想连翩,故事已讲完了,他们挥挥衣袖,飘然而去,洒脱的背影划过一道绚烂的虹,然后消失在远方。

天下第一侠义无双,天下第一大英雄、大豪杰。

  有时侯想,古龙的武侠真是成人的童话。在现实中,怎么可能不要懵懂的童年,舍弃衰败的暮年,只要那一段最璀灿的华年。只有盛开,没有颓败,生如夏花,死如秋叶,若能这样地活过一回,多好。

古龙其实就是李寻欢,而在金庸小说找李寻欢可能就是《笑傲江湖》里的令狐冲或者独孤求败,

  二、爱情

回答:

  爱情是人类永恒的主题,是所有文学作品永恒的主题,武侠小说也不能例外。

金庸先生的作品大多是以历史时代为背景。体现一种侠之大者,为国为民的情怀。

  金庸写下的爱情是初恋,纯净透明仿如水晶,看的人禁不住会心的笑。在梅林湖畔,郭靖初见女儿妆束的蓉儿,那质朴的少年怔怔得无话可说,他不知道何谓爱情,只是觉得说不出的欢喜。而在喧哗熙攘的英雄大宴上,小龙女在众目睽睽之下,娇羞得微红着面颊,告诉郭靖:过儿不能娶你的女儿,因为,我自己要嫁给过儿。那样水月冰清的女子,那样澄鎏无暇的情怀,让读书的人微笑着感动。

古龙先生的作品,是那一种快意恩仇的江湖。

  也许是自己也被感动了,所以金庸喜欢成全,在《射雕》里成全靖哥哥和蓉儿;在《神雕》里成全小龙女和十六年痴心不改的杨过,在《笑傲》中成全了洒脱无羁的令狐冲和爱他在心口难开的任大小姐。当然,还有《天龙》中追过了千山万水,最后终于在枯井底污泥中得偿所愿的大理段玉和他视若天人的王语嫣。

两位先生的作品都是我们非常喜欢的,所以被改编连续剧最多,金庸先生的作品好像过年的年夜饭,每年必须吃,吃的开心大气。古龙先生的作品好像野外野外bbq,简单,洒脱,虽然不总吃,但是每次吃都很享受,也值得回味。所以没有可比性,只有读者喜好不用。好像郭老师说的,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有喜剧自然就有悲剧。乔峰,毫不怀疑地说,他是金庸书中绝无仅有的悲剧英雄,他的生命,他的爱情,都是最深刻的悲情。那一个大雨倾盆的夜,他亲手打死了最心爱的女人,闪电划过天际,照亮了他寒心彻骨的痛楚和绝望,塞上牛羊空许约,从那一刻,便是永远的寂寞。阿紫追随着他的脚步,一声声地唤:姐夫!姐夫!他心若磐石,熟视无睹她眼里的深情,雁门关外,他以死相换宋辽两国的和平,阿紫抱着他,她说:姐夫,你现在才真的乖了,我抱着你,你也不推开我!是啊,要这样才好!

回答:

  那一刻,我泪落如雨,湿了手里的书。

金庸很像古龙中的花满楼,世家公子,书香门第,功名利禄,美女人气,该有的都有,乐于助人,人生赢家。古龙则像金庸笔中孤独大侠,武功高强,九剑独树一帜,几无对手,个人生活孤独,好与酒为伴,人生悲剧收场。

  如果说金庸的爱情是少年情怀,那么古龙的爱情则是成人世界。

回答:

  古龙的爱情观,没有天长地久,长相厮守之类的概念,也许是他根本不信会有那么坚韧的爱情,也许他觉得悲剧更加感人,不管是哪种也许,总之古龙书中的爱情结局大都是分离,生离,或者死别。

古龙像金庸小说里什么人?大概田伯光吧……

  李寻欢将林诗音推给了龙啸云,绝然离开,从此伴着他的只有一壶酒,一把刀和一堆木头,那将是许多的林诗音,只是没有生命的美丽自欺。例不虚发的小李飞刀更多的时候雕刻着手中的木头,也雕刻着他的心,一刀一刀的痛有谁知道?林诗音的痛又有谁知道?

回答:

  傅红雪爱翠浓,情可感天,翠浓的离开甚至曾使他失去了拨刀的力量。但是为了报仇,他放弃了翠浓,忍痛独行。虽然最后他终于再次拥抱了翠浓,终于说永远在一起。但,已是永诀。

金庸在山顶,古龙在山腰,梁羽生等在山脚。金庸在古龙小说里没有,古龙在金庸小说里可做风清扬。古龙人物没成长,人格不建全。

  其实如果翠浓不死,她仍然会失去傅红雪,因为他的仇恨远比爱情重要。

回答:

  这样的分离刻骨铭心,将在彼此的生命里划下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稍一碰触,就会破裂,流出凄艳的血,痛不可当。“谁道闲情抛弃久,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

金庸就好似名门大派中德高望重的长老,古龙更像是剑走偏锋的侠客浪子

  而有些人却可以平静地离开,当然也会有伤感,有不舍,也只是短暂的心伤。如楚留香,如陆小凤,他们是拥有蝴蝶灵魂的男子,永远向往着新的甜蜜,永远不会只在一朵花上停伫,不管她有着怎样的美丽。

回答:

  那个美丽的女子石绣云在和楚香帅一夕缠绵后,她自觉地离开,她说:“我和你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我就算能勉强留住你,或者一定要跟你走,以后也不会幸福的。”

金庸是古龙小说绝代双骄里的花无缺;古龙是金庸鹿鼎记里的韦小宝。

  冰雪聪明的女子,她很清楚,唯有这样做,她才能在她深爱的男人心里,留下抹不去的记念。

回答:

  古龙的爱情让我想起许巍的歌:“我是向着远方独行的浪子,你是茫茫人海之中我的女人……”或许在每一个浪子身后,都有一个女人,心甘情愿地为他守候,为他流泪,为他绽放,最后,为他枯萎。有时,还不至一个。

个人见解:古龙似金庸小说里的韦小宝。金庸又好似古龙小说里们花满楼,世家子弟,广交朋友。不要问什么,感觉而己。

三、友谊

  很大胆的说,金庸不写友谊。在他的书中,很难找到一种感觉,叫做肝胆相照。这个词,不属于亲人,不属于情人,只属于朋友,真正的朋友。

  郭靖在蒙古出生长大,和拖雷结为安达,情同手足,当成吉思汗要杀拒绝为他攻宋的郭靖时,拖雷竟抗父命,牵马赠金,助郭靖南归。若故事到此而止,他们的友谊就可以很完美。可惜,后来郭靖镇守襄阳,知道领兵攻宋的蒙古统帅是拖雷,他竟起了杀念,虽说是为了国家存亡的大计,可是如此对待生死之交的朋友,实在让人心寒。

上一篇:谢晓峰和燕十三,人在江湖。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