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hj883 > 现代文学 > 网络文学评价体系构建出路何在?
网络文学评价体系构建出路何在?

伴随信息时代的到来和网络的发展,人们评说一切的可能与评说一切的欲望一起大幅增长。参与文学的公众及其参与方式发生突破原先格局和界域的嬗变,文学批评的生产不复仅仅是“业界”的事。当下的文学批评形成三大方阵:媒体批评、专业批评以及学院派批评。

中南大学为会长单位和秘书处单位的中国文艺理论学会网络文学研究分会2016年学术年会暨“网络文学评价体系构建”学术研讨会近日在湖南怀化学院召开,来自全国各地的100余名专家、学者齐聚一堂,积极建言献策。

摘要: 在众声喧哗中听不出什么,仍然要去说批评的“缺席”、“失语”,显然是另有所指,是指批评“不在?钡厮祷埃敌┎豢科住⒉蛔疟摺⒉凰祷购盟盗朔炊康摹盎啊薄1燃缃吁嗟难刑帧⑵烫旄堑氐淖ò嫣峁┝似教ǎ兰曳 ...

媒体批评传输的速率、覆盖的面积以及对于公众视听可能发生的影响,远大于其它批评。而网络与传统媒体各自的特性,使两者承载的批评存在明显的区别:网络的“虚拟空间”在形成广泛参与的同时,给出了更大的批评空间。无论是具体展开的论说,还是即时感兴的“跟帖”、“对话”,无论是诉诸理性、切入分析,还是情绪化、娱乐化地戏说和调侃,大体出于自身的经验和体认,标示出一种人与现实审美关系的迁变,一种传播和话语方式上另辟蹊径的追求。这种追求,有意于“互动”、“娱乐”而少涉于传统的规范和外在的“功利目的”。比较而言,见诸“纸媒”的文化记者的批评,多取“消息型”、“爆料式”,有意“新人耳目”而不忌“一家之言”,无意“求全责备”而不避“以偏概全”,“抑扬”间多有对于“成见”、“定评”的挑战和质疑,可以收获新闻效应,也难免作意好奇的嫌疑。

“平民登陆”:破除精英批评垄断格局

文学批评发展到当下这个样子,满谷满坑而应时应节了,一些虽说匮乏名作却分明拥有名气的作者们,想不遇逢批评就不容易,还不乏这样的情形:名家那边等闲一部作品刚刚出炉,就有批评家早就等在那里似地一拥而上。让人不能不疑惑着批评者的过剩与批评的过量,感受着过于热乎的批评界的几多饶舌、几多聒噪。

一般而言,两者共同优长在于即时介入、褒贬分明、见解新异、立论大胆,弊端则是缺乏细读和精研,不够严谨,疏失了应有的审美“距离”和必要的学理照察,常常有可能从“分明、大胆”走向“冒失、意气”。同时,一如人们厌倦了会议的“老套话”、厌倦了论文的“新名词”,时尚“网语”在批评中乐此不疲的反复使用,特别是连带而出的“大话”、“水煮”、“搞笑”、“恶趣”,也常常会在开阔思路的同时,导致对文学性能的遮蔽和审美认知的偏颇。不过,要求媒体批评“扬长避短”,也许会“避了短”也“丢了长”,我们不妨从其“一言半语”中看到“一针见血”,从其“一知半解”中见到“一语中的”。

网络文学时代到来之前,文学批评是草根群体难以登堂入室的学术甸园。网络出现,技术赋权,文学上线,地球村形成,互联网不受限制的广袤空间及新媒体平台开放性、平等性、即时性、互动性、低成本、个性化、便传输、易储存等特点,让网络文学批评的主动权第一次落到了所有具备基本网络操作技能的普通网民手上,一举改写了文学批评传统,颠覆了精英批评的垄断地位。学者程海威认为,在互联网上,每个能打字的人都拥有平等的发表文学评论的权利,传播资本的稀缺性不再成为阻碍普通民众参与文学批评的绊脚石,传统文学批评领域作品发表的编辑把关、层层筛选被成功绕开,文学批评总是一批清一色的老面孔“自说自话”的局面被终结。

在这样的情势下,对于学术、学理、学科的呼唤势所必然,“学院批评”的崛起实属“应运而生”的好事,有可能从这里冀望批评的转机。然而,当其批量涌现而蔚为大观,读者的希望与失望又与日俱增地构成悖论,普遍的外在垢病是否昭示了内在的病灶?提醒必要的审度和诊察。

当然,就当下的情况来看,媒体批评的“自身特质”还处于形成之中,在它的发展、建设中介入“理性”和“专业”,使其确立属于自己的审美认知、价值取向和判断标准,是一个积极和可能的方向。

在这里,传统文学批评家的职业性被“解构”了,过去的权威性身份几近崩溃,网民们不再那么信奉经典和大师,文学批评的主体开始走向“多元化”。如一句网络名言所说:在线批评、随时动手,全民参与、自由抒怀,网络时代人人都是“批评家”。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一批早期的文学网民有意识或是无意识地加入了“网络文学批评”的阵营,从读完一篇网络文章情不自禁发表只字片语的感受和意见,到聚集在较为专业的网络文学批评网站发表观点性强的长篇评论,挤占着文学批评的空间。

“学院批评”的界定,是否借鉴了早年绘画上的“学院派”的提法?是否沿袭了对于基本功训练、学术规范以及艺术传统、院内师承一类特质的强调?这些並无寻究的必要,须得指明的是,时下所说的“学院批评”,並非指那种有定性内涵的流派,如“读者反映批评”、“解构主义批评”、“原型批评”——那样,或以“读者反映”取代“作品文本”研究,或以揭示传统偏见及其内在矛盾为务,或执著于探寻心理经验中的“原始意象”等等。“学院批评”云者,只是指“在学院的人写的批评文字”。非关流派的界域和风格的特质,是跟艺术态度、审美旨趣、价值取向趋近的“团队”有异的“伪团队”,难以笼统而划一地加以“学理”的界定和评说。能够做的事,大概就是常识意义上的考量,看看其通常执著于什么、缺失了什么。

在当下文学批评的格局中,专业批评领域集结了众多的行家里手。他们的阅读量以及与之相应的艺术视野、知识储备、跟作家临近的角色位置以及学有专攻的理论素养、眼光和功底,构成了他们的优势。他们以较强的“对象意识”关注作品,其批评实践对作品的文本阐释和文学史书写而言,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然而,对于文学批评的不满,诸如“滞后”、“失语”、“缺席”等指责,又正是冲着这个批评队伍而来。一方面,专业文学批评应时应节、铺天盖地;另一方面,众声喧哗却说不出多少“文学的话”,说不了几句“自己的话”,说不出什么“新鲜的话”。

批评的主体是谁?

有一种描述指涉于学院批评,称“学术登场、思想退位”,乍一听是那回事,再一想也不免糊涂:“思想退位”是实,思想退了位,“学术”如何“登场”、登上场以后又怎样?这也许正是症结所在,从存在样态的基本部位提示了一种探访的路径和寻究的要点。

上一篇:科学认识儒学 正确判断本质——访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张分田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