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hj883 > 现代文学 > 皇家官方网站李济学术随笔
皇家官方网站李济学术随笔

许倬云先生是博古通今的知名学者。从他撰写的悼念我弟弟张光直的文章得知,他与光直是台湾大学前后期同学,又与光直的夫人李卉是同窗。所以许先生说他们是“弱冠相交,终身相契”。

他对自己的胖的辩词,更是精辟。一次罗家伦问他:“你这个大胖子怎么能和人打架?”傅斯年答:“我以体积乘速度,产生一种伟大的动量,可以压倒一切!”

皇家官方网站 1

最近,偶然看到许先生去年发表的口述回忆录片断,其中在回忆傅斯年先生时,谈到有关张光直和家父张我军的一些事。令我大吃一惊的是,文中所述与我的亲身经历和耳闻目睹之事实有大相径庭之处,因此渴望许先生能对此释疑解惑。

 

基本信息:

首先,许先生说家父“在沦陷时期是华北伪政府的教育总裁,所以就列为汉奸,他后来申辩他是台湾人,所以是日本国民,这不能叫汉奸,后来没有治他的罪。”(见《许倬云谈话录》第三章:台湾大学[3],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年1月出版)。我是张我军的长子,北京沦陷时期一直生活在家里,曾听到家父与伪政权“情报局长”管翼贤通电话时,坚决拒绝过管某拉他担任伪官职的游说。沦陷八年,家父一直以教书、译文为业谋生。在我看到过的台海两岸和海外有关张我军的传记、年表中,也从未出现过他担任过伪官职的记载。另,在华北伪政权中未闻有所谓“教育总裁”之称谓,只知道周作人曾充当过伪“华北政务委员会教育总署督办”,莫非许先生错将“周冠张戴”?

皇家官方网站 2

编著:李光谟 李宁

沦陷时期,平津一带确有充当“社会局长”、“新民会长”、“畜牧司长”、“道尹”、“县长”等伪官职的台湾人,抗战胜利后为国民政府逐一逮捕入狱。后由旅平及旅津台湾同乡会代为申诉,要求对日籍台湾人网开一面,宽大处理,遂于北平解放前夕,先后被释放出狱。此事与张我军风马牛不相及。不知许先生有关家父的上述种种说法,所据为何?

“老虎”“大炮”傅斯年    傅斯年,一个有着“老虎”“大炮”绰号的学者,历史学家,被胡适称之为“天才”,是胡适最为器重的学生。在民国时候,傅斯年是最有个性的文化名人之一,曾任北京大学代理校长,台湾大学校长。傅斯年的一生,跌宕起伏,充满了传奇色彩。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其次,关于张光直在“四六事件”中被捕一事,《许倬云谈话录》中的记载与张光直本人的叙述(见《蕃薯人的故事》,台北经联出版事业公司1998年1月出版)有很大出入。张光直在北京读书时,受过我和他的同学温景昆的思想影响,追求进步,憎恶社会上的黑暗和腐败。到台湾后,在与温景昆的通信中发泄不满,被台湾邮检机关发现,遂以“共党嫌疑”被捕。他的思想转变是在来台以前的事,并非如许先生所说与家父返台后的处境有因果关系。光直是1949年4月6日被捕,至1950年3月12日交保释放,坐牢近一年之久,并非许先生说的“下了两个月牢”。光直在无辜羁押期间完全丧失自由,被蒙过眼,戴过手铐,吃不饱饭,限制大小便,受到严厉追讯,强迫接受反共“训导”等,也不是如许先生所说“没有怎么虐待”那么轻松。

为胡适扫路

出版时间:2019年4月

再就是,许先生要为傅斯年先生“说一句公道话”,而指责“张光直的回忆录里面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他以为傅先生是帮助政府抓人,实际是挡住政府进来自己抓人”。据查,张光直的“回忆录”是这么写的:“台大是按名单一个一个抓的,师大没有名单,所以整个宿舍的人全都被捉……凡是台大的学生都相信学校(校长傅斯年)与警备司令部合作,供给他们名单和宿舍地址”(见《蕃薯人的故事》59页)。光直被捕时不是台大学生,也不是在台大宿舍被捕的,他写的是“台大的学生都相信”,并非如许先生所断言是光直个人“判断的错误”。且光直还写道:四六事件的受害者都没有说在狱中被刑求过,是傅斯年先生对警方说了话,在这方面“帮了学生一个大忙”(见《蕃薯人的故事》66页)。所以,许先生指责张光直对傅斯年“不公道”,也是不够公道的。

胡适在写过傅斯年的悼文中说“若有人攻击我,孟真一定挺身出来替我辩护。他常说:‘你们不配骂适之先生!’意思是说,只有他自己配骂我。”

版次:2

至于张光直与李济先生关于龙山和仰韶“两大文化系统”是否存在渊源关系的争论,我这个外行和局外人是没有发言权的。但经查阅李济先生上世纪五十年代与张光直之间的通信,他们曾不只一次地谈过这个问题(参见李卉、陈星灿:《传薪有斯人》,北京三联书店2005年版第29页)。虽然李济先生直到晚年仍坚持自己的观点,但并不影响他们之间的交往和友谊。如光直撰写的论文:《中国新石器时代文化断代》,正是经过李先生的首肯,而发表在他主编的《史语所集刊》(1959年)上。从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光直到哈佛读书,到1979年李先生驾鹤西去,他俩一直保持着密切联系,师生关系十分正常。作为学者,学术见解不同并进行讨论,是极平常的事,许先生也肯定“光直始终是李先生最得意的学生”。那么,光直怎么会因此而对老师“在感情上有疙瘩”,“常常成心躲开他”呢?我想许先生的这些说法,似乎是过度地“警觉”和“敏感”了。

胡适这样说是有缘由的,傅斯年和胡适亦师亦友三十年,傅斯年虽然在第一次听胡适讲课时,把胡适问得头冒冷汗,但在此后的日子里,傅斯年却很维护胡适,一直恭恭敬敬地敬重甚至保护着胡适。

印刷时间:2019年4月

许先生口述回忆录发表后,关于张我军、张光直的上述种种谬说,己为各方传抄引用,成书出版后影响更广。本文提出的问题,如确有回忆时口误或记录者笔误,祈盼许先生校正,以利维护“小心求证”的传统学风。至于本文所写,如有不符事实或理解错误之处,也恭请许先生不吝赐教。文词上如有冒犯,则敬祈见谅。

抗战胜利后,不少人推荐傅斯年担任北京大学校长,傅斯年却把这等好事给了当时远在海外的胡适,诚心诚意地保举胡适后,又坚决要求到北大当一段时间的代理校长。是傅斯年反悔了吗?当然不是,他是担心胡适不忍心得罪人,到哪可能都是老好人,对有些事下不了狠手。

印次:1

因此他来出头,亲自到北大为胡适任职扫清道路,把那些沦陷时期舍不得离开北京并出任伪职的人员,一个个开除了去。人称傅斯年“老虎”一点不假,发起威来谁也无法阻挡。

ISBN:9787208157309

对来说情的人,傅斯年说:如果这些人受不到谴责,那么就太对不起那些跋山涉水到了重庆和昆明的教授和学生了,他们为了民族大义而抛家别子去了大后方,吃不上喝不上的,容易吗?一句话把说情的人的嘴封得死死的。周作人也是这时候被傅斯年开除的。

内容简介:

“北大的功狗”

本书是将《李济文集》中的文字摘选出若干篇,再加上部分未收入文集的材料,汇成一个随笔式的简明的、通俗的、缩编的李济著作,内容丰富,涵盖自传、书评、研究文章等,对于希望了解其成长历程和学术生涯的读者,是一本很合宜的读物。

“12月27日为北京大学52周年纪念。他(即傅斯年)演说中有几句话说他自己。他说梦麟先生学问不如蔡孑民先生,办事却比蔡先生高明。他自己的学问比不上胡适之先生,但他办事却比胡先生高明。最后他笑着批评蔡、胡两位先生说:‘这两位先生的办事,真不敢恭维。’他走下讲台以后,我笑着对他说:‘盂真,你这话对极了。所以他们两位是北大的功臣,我们两个人不过是北大的功狗。’他笑着就溜走了。”(蒋梦麟《忆孟真》)

目录

“夫猎,追杀兽兔者,狗也;而发踪指示兽处者,人也。今诸君徒能得走兽耳,功狗也;至如萧何,发踪指示,功人也。”(《史记·萧相国世家》),此后,将有功之臣便被喻为“功狗”。蒋梦麟把傅斯年称之为“北大的功狗”其实是最恰当不过的。傅斯年确实是个能做实事的人,他到哪里,哪里就会有所变化,看来“大炮”“老虎”的威力不是吹的。他到台湾大学时,台大的教风学风马上改变。

编者的话 1

在台湾被“气死”

怀念李济(张光直) 1

傅斯年到台湾后,身体已较为虚弱,但虎威丝毫不减。新官上任三把火,把的第一把火就烧得特别旺,对台湾大学影响巨大——发一份通知,告知每位教师他会不定时不定人听公开课。当时的台湾,工作机会少得可怜,傅斯年这一听课,可能不小心就把他们的教职给听掉了,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得从一日三餐发愁。仅此一把火,把台大的教风学风“烧”得旧貌换新颜。

第一编 治学自谈 1

也正是因为傅斯年有如此的能耐和威望,他在台大深受学生爱戴,以致有了后来台大学生围攻“省参议会”的事。

自撰简历 3

1950年12月20日在台北台湾省议会席上答复议员郭国基的询问后,脑溢血症突发逝世。“参议会副议长”李万居对外宣布:傅先生弃世了。这位李议长的国语不太标准,以致让一些记者把“弃世”听成了“气死”。议员郭国基以盛气凌人著称,因此这个消息如同一枚炸弹在台大的学生中炸开了。台大的学生纷纷打着“痛失良师”的旗帜,围攻了“省参议会”,要收拾郭国基。

我的初学时代——留学前所受的教育 5

在如今的台大校门右侧,有一块空地就叫作“傅园”,“傅园”就是傅斯年的墓地。

附:清华学校高等科一年级(1915—1916年)时的史学作业 15

胖子傅斯年:孔庚,我要和你决斗

仁友会史略 18

回望傅斯年的一生,发现发生在他身上的很多事都甚是有趣,某些事情至今让人不由得莞尔。傅斯年是山东人,个大且体胖,在学者中间是有名的。

我在美国的大学生活 24

那还是1938年傅斯年在担任国民参政员的时候,因为中医问题,他与孔庚激辩,孔庚辩不过傅斯年,但又不甘败下风,便当众辱骂了傅斯年,气得傅斯年也说:“你侮辱我,会散之后我要和你决斗。”散会后,傅斯年果真拦在了门口,但他看到已古来稀的孔庚身体那么瘦弱时,立马将双手垂了下来,说:“你这样老,这样瘦,不和你决斗了,让你骂了罢!”

我与中国考古工作 41

他对自己的胖的辩词,更是精辟。一次罗家伦问他:“你这个大胖子怎么能和人打架?”傅斯年答:“我以体积乘速度,产生一种伟大的动量,可以压倒一切!”

第二编 考古琐谈 47

后来事实证明,确实够压倒一切的了。一次,傅斯年和李济、裘善元在重庆一同参加一个宴会。宴会结束,主人为他们雇好六个滑竿工人,好抬他们回家。裘善元首先走出去,裘善元也是个大个子,看起来有些胖,滑竿工人一见便互相推让,想抬个体轻一点的省点力气。谁知李济走来后,看起来比裘善元还要胖一些,剩下的四个工人于是又是一番推让。等到傅斯年最后走出来,把剩下的两个工人吓了一大跳,傅斯年可比刚才的两个人都胖得多,抬他的工人心里可能悔死了去。

中国考古学之过去与将来 49

 

安阳的发现对谱写中国可考历史新的首章的重要性 53

地下档案库(H127) 63

《古物保存法》颁布后所引起的第一个问题 68

古生物得到了中国法律的庇护 71

史前考古学所研究的“人”和“自然环境” 75

“沧海桑田”的考古学例证之一 80

第三编 学术散谈 85

关于在中国如何推进科学思想的几个问题 87

中国的若干人类学问题 95

湖北人种测量之结果 100

从人类学看文化 105

魏敦瑞氏的“古今人表”之编制及其所引起的理论纠纷(一) 123

魏敦瑞氏的“古今人表”之编制及其所引起的理论纠纷(二) 128

民族学发展之前途与比较法应用之限制 134

中国古器物学的新基础 137

敦煌学的今昔 153

关于历史学的“四个境界” 158

第四编 文化漫谈 163

殭化 165

上了秦始皇的一个大当 167

远东独立发展的“三件东西” 170

大龟四版的故事 172

文化沙漠 177

“自由”的初意 182

牙的故事二则:中西学术界治学态度的一幅对照 185

第五编 学事趣谈 189

赴日小记 191

值得青年们效法的傅孟真先生 196

对于丁文江所提倡的科学研究几段回忆 199

回忆中的蒋廷先生——由天津八里台到美京双橡园 206

关于王国维的两点评论 212

二十五年来之“中央研究院” 215

第六编 信札笔谈 225

李济等十人致英庚款会调查团的信 227

致丁文江的一封信 231

与傅斯年的一次信札往复 233

致张光直的信 236

徐志摩致李济的一封信 238

古·阿道尔夫亲王致李济的信 240

致李光谟的一封信(戴家祥) 242

第七编 序跋文谈 249

《安阳发掘报告》发刊语 251

《麽些象形文字字典》序 253

《殷虚文字甲编》跋彦堂自序 256

《台湾大学考古人类学刊》发刊词 260

上一篇:帛书老子原作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