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hj883 > 现代文学 > 喜欢梧桐花的姑娘
喜欢梧桐花的姑娘

  春天里的一天,女儿问我最喜欢什么花?我想了想认真地回答道:“梧桐花”。女儿不解,她可能甚至不知道梧桐花长什么样子。其实我知道这种喜欢源于一种思念,我喜欢梧桐花香香甜甜的味道,喜欢梧桐花淡淡低调的紫色,喜欢梧桐花软软绵绵的手感,喜欢梧桐花簇拥依偎着开放。追根溯源,这种偏爱源于故乡运城的梧桐花!

四月的阳光,不再那么含蓄,温热的风情把春天又一次延伸。

文|冷溪帮主

  运城盐化中学的家属院及操场的周围栽种着许多梧桐树,我们家就掩映在其中。没事的时候我喜欢站在二层阳台上凝视茂盛的心形梧桐树叶,片片毛茸茸,绿的可爱;透过梧桐树叶缝隙看着充满朝气的操场和远处逶迤的中条山,浮想联翩;树下有父母和老师们穿梭忙碌的身影。即便是多年后,每当梧桐花开的时候,我都会想起这样的情景。

这个时候,春色没有先前的拘谨,张弛到了极致。随意一瞥,你会发现最美人间四月天,这话一点儿不假。

图片 1

  记得小时候,我们几个小伙伴常常在梧桐树下荡秋千、打沙包、跳皮筋、画田字格......花开的季节,我们会在溢满香甜味道的树下捡起梧桐花闻一闻,揉一揉,舔一舔,吹一吹,摘下花蒂做手链、穿项链。梧桐树下洒满了我们天真欢快的笑声,她为我们遮挡艳阳,带来芬芳。

靠近校园墙角的梧桐树开花了,一朵朵簇拥着,在高挂的枝头宣扬着春天的到来。紧凑的花瓣,在风里形成一团团紫色云雾,把四月的春天点亮。你看,它就像一个小喇叭;五色花瓣向外翻开,又像一个小花瓶。花瓣的内壁布满了许多淡紫色、浅黄色的小斑点,花蕊里吐出五根又白又细的鱼钩状的嫩芽。我不禁走上前,站在一块大石头上,伸出手去触摸低处那颔首的花蕾,感觉她们是相互紧拥又自守本色,既没有叶的陪衬,也不见坠落的痕迹,体现出一种清新绝俗而又含蓄执著的性情。

下班回家的路上,我看到梧桐花开了,我闻到一股淡雅的香气,我闭上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我想起了一个姑娘。

  长大后,我们在梧桐树下晨读、做操、窃窃私语、谈天论地;再后来,更多的时候则是从她的身旁匆匆而过。她像慈母般静静地聆听、默默地守望,见证我们成长的脚步。

每到春天,树枝刚刚吐出稀稀落落的嫩芽,梧桐花就不甘落后地一串串地开满了枝头,随风飘荡,似乎在向人们炫耀它那淡紫色的衣裳。一串串紫粉色的梧桐花挺立在枝头,不久便长出一片片绿叶,像新来的女老师那样美丽而年轻。

姑娘的模样,我早已模糊,但是她的故事却始终萦绕在我心底。

  太原也有梧桐树,不是很多,但总能勾起我的思乡情愫。每到春暖花开的季节,我总会不自觉地到街头巷尾去寻找梧桐树,在树下长时间地驻足、仰面、闭目、深呼吸。淡淡梧桐香,悠悠牵我心,今日见君"梧桐树",何人不起故乡情!

对于梧桐花,我再熟悉不过了。小时候,它长在家门口,每到四月就绽放出应有的美丽,不俗不媚,亲切又略显高贵。它长在高处,你很难触摸到,只能用仰望的眼神注视着,直到一天天的陨落。

这是一个普通的故事,但不是一个平凡的故事。

  这几年,由于父亲已经去世,母亲随哥哥一起在外地生活,很少有机会能在运城小住几日了,总想在梧桐花开的季节回去走走看看,但是琐事缠身一直未能如愿。如今的原盐中校址已经变成他用,但是我们的青春岁月犹在那里,盐中的精神永驻我心。

在这个风情万种的四月,有很多花儿竞相开放,而我独将心停放在一处紫色的云雾面前,只因这团团的紫色,触动了浮躁许久的心……

我们萍水相逢,相谈甚欢。

  2017.12.11太原

记得初入校门,贫瘠的周边坏境,低矮的院墙,陈旧的办公室,还有那一群近乎于土的掉渣的孩子们,我的心薄凉到了极点。梦想与现实完全的脱节,生活竟是如此的残酷,把大学时候的那份美梦一一打碎。

我问:“你喜欢什么花?”

  【本文作者:郭亚丽。(公众号:桐树文学)】

一封介绍信,短短的几行字,我便从此就要在这里扎根。没有在人事上迂回,只有一颗素心,安放在僻静的土壤,来绽放我年轻的春色。心里沉积着郁闷,走在浮尘中,总想到远处才会是我的理想沃土。

“梧桐花”,姑娘淡然一笑。

那时候,唯一可以盛放我心的一处角落,便是校园操场的一棵老梧桐树。每到春天,梧桐花格外的美丽,吸引来了蜜蜂和蝴蝶,成群结队的在树下嘤嗡。我拿上书本,领着孩子们坐在黄昏的操场,一起诵读诗词……

“你不是开玩笑吧,梧桐花?”我惊愕的望着这个姑娘。

犹记得那些句子:“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姑娘一本正经的说:“我说的是真的,我就是喜欢梧桐花。它们安静恬淡,不娇不艳,并且散发着一种清幽的香气。”

“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我在脑海里努力回忆梧桐花的味道,可怎么也想不起来。

“梧桐更兼细雨。”

姑娘乐了,“等梧桐花开了,你仔细的去闻一闻,闭上眼睛,用心感受一下。”

“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

我傻傻的点点头。

美妙的诗词在梧桐花盛开的季节,伴随着我和孩子们一起长大。也许,这就是农村孩子们眼里最诱人的春天。

一个人要是特别喜欢某件事物,总会有一定的原因。我隐隐觉得,在梧桐花的背后,肯定藏着一段耐人寻味的故事。

六年的光阴就在那座僻静的校园度过,我喜欢上了那里的梧桐花和孩子们。送走了一拨又一拨的孩子,等来了一年又一年盛开的梧桐花,收获了一次又一次的感动。

我试探着问道:“你为什么这么钟情梧桐花,难道里面有故事?”

后来,我调到另一所学校。所有的环境都比原来好了许多倍,只是单位依然处在郊区,好庆幸,我在操场的拐角处邂逅了一棵梧桐,这梧桐树老的都已经驼背了,压在枝头的叶子却异常的浓密。

姑娘瞥了我一眼,“你有酒吗?”我忽然发现她的目光黯淡了下去。

校长在一次闲谈中提到,这棵梧桐树是他刚分配进学校的时候带领学生们栽种的,已经快40年了。是呀,头发已经花白的他在这里耕耘了四十年,怎么会不老呢?一个老党员,他的一生就在这里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从普通的老师做起,一直到当了校长,依然没有离开过这片土壤,这样的毅力和精神不正和那棵陪伴他四十年的梧桐树一样吗?

我一看事情不妙,连连打圆场:“不说也罢,当我没问,咱们聊点别的。”

不择地点,无欲无求,只为年年开花,只为展示自己生命的价值,奉献,敬业。难道不值得我们去学习吗?

“别,既然你问了,说说也无妨。”姑娘摆摆手。

“听说,梧桐树可以栖息凤凰,它是高贵的树。我栽种它,就是等你们来。这不,咱们学校来了多少大学生呀!”校长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笑容。

姑娘一字一顿的给我讲了一段故事,一段令我眼角湿润的故事。

我笑了,十几年的光阴在这里度过,早已褪去了当初的浮躁,长成了一棵挺拔的梧桐树。在这十几年的点滴中,我们迎来了新生,送走了毕业生,有多少是国家的栋梁?恐怕早已记不清楚了。像校长那样一棵苍老的梧桐,栖息了多少只凤凰?谁又能说的清楚呢?

姑娘叫夕瑶,出生于一个贫穷的小山沟,三岁那年,母亲因受不了父亲的家暴,离家出走。父亲经常酗酒,喝多后就打夕瑶,要不是有奶奶护着,夕瑶可能都活不到今天。

此生不是高贵的梧桐,却依然甘愿做像老校长那样的一棵树,用生命守护在这片静洁的土壤,为青春撑起教育的半边天空。

父亲不管夕瑶,她几乎是奶奶一手带大的。

又一年梧桐花开了,我带着学生们参加义务劳动,阳光下,虽然大家都很累,可看到身边早已出汗依旧不放下手中工具的老校长,我们都有了倍足的精神,终于一鼓作气,提前完成了任务。

夕瑶说,她那时最大的梦想就是赶快长大,逃离这个小山村,逃离父亲的巴掌。

歇息中,一朵梧桐花飘落,恰好落在我的秀发上……

在她六岁那年,家里移来一颗梧桐树。

不自觉地吟出:“我有梧桐,等你来栖。”

奶奶抱着小夕瑶说,等梧桐树长高了,小夕瑶也就长大喽。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从此以后,夕瑶每天都盼望着梧桐树快快长大,那样自己也就可以走出小山沟了。

梧桐花开又花谢,梧桐树叶茂盛又凋落。一年四季就这样轮回着,小夕瑶也在这日复一日的光景中长大了。

图片 2

梧桐花开

上一篇:记住你们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