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hj883 > 现代文学 > 记事优秀散文精选:挣钱难
记事优秀散文精选:挣钱难

  在小区工地上,我看到一位老人拉着一平车砖上坡,我立刻上前推车上了坡。望着老人满头大汗的样子,我不由想起五十年前,我帮父亲推车拉砖的情景,一股酸楚涌上心头。

  人常言一日之计在于晨,岂知一生之计,生活之计还在于童幼。每当晨起思量一天的工作或生活时,耳旁仿佛就传来了咕噜咕噜的车轮声。

谨以纪念我那逝去的苦难的日子

  那是1969年的一个冬天,快到年关了,村里有些人跟着我们生产队的秦毕有伯伯半夜三更偷愉拉砖搞副业挣点钱。我哥哥到城里当了代理教师,妹妹正上学,我和父亲商量着也找秦伯伯拉砖挣点钱。那个年头用村里人说的话:挣钱比吃屎都难。拉砖搞副业是资本主义尾巴,队长知道了要割资本主义尾巴,要受罚挨批斗,只好半夜三更拉趟砖挣点钱。秦伯伯在我们父女再三好说下,同意带上我们去拉砖。

  那是五十年前一个夏日的黎明,清凉宁静。劳累了一天的人们熬过了前半夜的燥热,正酣睡在甜美的梦中。妈妈悄悄起床,做好了面汤煮馍,轻轻地把我和姐姐、大妹拍醒。我揉着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地爬起又躺下,恍惚中忽然想起前晚的计划,便一个激灵爬起床,把姐姐和妹妹叫醒。

文/超格格

  那天,窗外一片漆黑,妈妈早已端上来两碗面汤煮馍,我们父女俩急急吃完面汤煮馍夹咸菜,就拉上平车向砖瓦窑走去,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鼻子冻得直流水,两腿直打哆嗦,我们深一脚浅一脚来到了砖瓦窑,隐约看到几个人影浮动,装砖声一个比一个紧。我们也不说话赶紧装砖。谁知车后装砖多了,车头压不下来。秦伯伯赶过来帮我们把车装好。悄悄告诉我父亲:赶快跟上走,别掉队,迟了队长看见就走不了啦!我们第一次偷着搞副业挣钱,吓得不敢啃一声气,急急忙忙跟着上了路。父亲在前边拉车我在后边推车,农村土路高低不平,我们不会装砖,砖块夹不紧,摇来晃去,声来响去,一会就夹住我的手,我痛得直流泪,再加上在车后推车,低着头弯着腰蹬着腿,跟本看不见路,车身把我摇得东来西去,头都摇得发昏。我咬紧牙关眼里直冒火星,看到车前父亲摇晃着身子不停地擦汗,我也不敢吱一声。

  我和姐姐玉琴当时正在运城中学上初中,当年的运城中学坐落在现在运城南风广场南边,人称老运中,文革后期被军分区占据。1967年正值文革初期,学校的教学秩序很不正规,家里距离学校方圆五公里左右的学生编到一个班,可以不住校,每天早上去学校,下午便可回家。虽然我们村距离学校约五公里多一点,但我和姐姐也被编到这个走读班了。当时姐姐15岁我13岁,全村在城里上初中的女生只有我和姐姐。那时家里仅有一辆二八自行车,大多时间我俩是步行上学。

天刚蒙蒙亮,我便被父亲喊起了床。草草抹了一把脸,来不及刷牙和漱漱口,我就被迫跟着父亲背后向村东头南北路面走去。邻村开四轮车拉砖的师傅正焦急地等着我们,“突突突”地响着马达声,喇叭也按了好几回了。二十多年前不像现在通讯这么发达,人人都有部手机,随时可以互相通话联系。

  来到了原王庄东口的跃进大门,下边是一溜溜的大坡,我吓得直吐舌头。我父亲年轻时跳远摔坏了右臂。下坡两臂撑不均匀,车身左右摇摆,我踩住车尾吓得直哭。秦伯伯紧紧赶来,帮着车前的父亲总算是下了坡。我的心跳得象胸前揣着兔子呯呯直响,眼里装满了泪花,我只是一位十七岁的姑娘,哪里见过这个惊险场面?但是,看到己是满头大汗的父亲,我咬咬嘴唇咽口唾沫抬头一扬,硬是蹩回了正要淌下的泪水。谢天谢地我们总算是把一车砖拉到了北郊粮站。把砖搬下车,我已累得胳膊不是胳膊腿不是腿了,直想找个地方睡一会儿。可是,父亲叫上我赶快回家,还要赶上回村上地干活呢!不然,队长发现了,那可是件不得了的事。

  前一天下午我和姐姐从学校回来,听大人们说,第二天清晨生产队里的妇女们要往运城面粉厂送砖,用小平车送一车砖可以挣较多工分,还额外补贴现金。听到这个消息,我和姐姐很兴奋。我俩合计着,我们早上上学时可以拉一车砖挣点钱,但有个问题----空车如何办?怎么办?!这时,我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10岁的大妹妹玉琳。我俩悄悄与妹妹商量时,妹妹激动地小脸涨的通红,拍胸保证自己能够把空车拉回,并高兴地说她也可以挣工分了!但是当我们把此计划告诉妈妈时,却遭到了妈妈的强烈反对。妈妈不放心我们去干这种重活,摆摆手说这怎么行?!你们俩来去或许还凑活凑活可以,妹妹那么小哪儿能把空车送回来。但妈妈经不起我们三人的软磨硬泡和妹妹信心满满的样子,加上在我们要求下邻居婶子过来也帮忙说话可以照顾一下妹妹,妈妈终于才不放心的含糊答应了下来。

图片 1图片发自简书App

  晚上,我们上地干完活回到家,父亲已是累得爬在坑上起不来了,妈妈让我小妹和三岁的小弟上前去为父亲打腿踩背,我也累得靠在墙角直揉腿,唉,这钱真像村人说的比吃屎还难挣啊!

  草草吃过早饭,简单梳洗完毕,带上书包和馍馍,妈妈就和我们拉着家里的小平车来到砖瓦窑,帮我们往车里装砖,并百般叮嘱同行的村里的嫂子和婶子们,请她们一路上一定照顾好我们,然后恋恋不舍地目送我们踏进了黎明前的夜幕……

“喇叭声响”是父亲前一天和拉砖师傅商定好的。只要一响,就知道师傅来等我们了。

  第二天,秦伯伯把拉砖钱送上门,告诉我父亲说大伙嫌你们拉车走得慢下坡太危险,不让我们随车拉砖了。我父亲点了点头,等秦伯伯走后,父亲叹道:偷偷出力挣钱也这么难啊!

  天渐渐破晓,淡青色的天空还镶着几颗稀落的残星,大地朦朦胧胧的,如同笼罩着银灰色的轻纱。妹妹在前面肩绳拉车,我和姐姐轮换驾辕推车,艰难地行走在崎岖不平的乡村小道上。拉车的人们都不说话,只有咕噜咕噜的车轮声和忽隐忽现的人影。由于天还黑,我们姐妹三人有点害怕,总担心被同行的大人们拉下距离,所以一路上紧追慢赶不敢歇息。一直到了运城拖拉机厂门前的柏油路上,我们才松了一口气,让疲惫的妹妹坐到了砖车上,说说笑笑地继续前行。

那年我刚16岁,辍学在家务农。整日无所事事,时常被父亲“赶”到田地里劳耕,历炼着和村中大多小伙伴一样”汗珠子滚太阳”的生活,受尽了苦难日子的折磨。

上一篇:这十句话,让你能够保持清醒的品质_名言名句_好文学网 下一篇:没有了
返回列表